翁冰莹官方给林彪公正评价,林彪之女流泪感谢!-背后秘密

翁冰莹官方给林彪公正评价,林彪之女流泪感谢!-背后秘密

翁冰莹
请点击上面免费关注本账号!

点击上方照片查看机密文章:揭密:宋祖英的成名晋升之路:与神秘人 一见钟情!

林晓霖评父亲林彪:功是功,过是过。
她表示,30多年来林彪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军事博物馆,是一种官方认可。
上着紫色小碎花衬衣、下着黑色裙子,脖子上套着一顶遮阳帽,脚上是白色凉鞋套肉色丝袜。昨天上午,林彪之女林晓霖以这身装束出现在公众面前。此次,她应主办单位邀请,来到梅州大埔县参加“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纪念活动。
在参观三河坝战役纪念馆时,不断有人邀请林晓霖一起合影,她总是欣然应允。
林晓霖还在纪念馆内陈列的林彪元帅照片前留影。点击此处,看大量国内看不到的机密内幕!期间,林晓霖接受了记者采访。 点击此处看看:赵忠祥和董卿被爆性丑闻,真正的内幕让人吃惊!
“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了”
记者:上月中旬,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举行的纪念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成果展》,林彪列为“十大开国元帅”之一的照片赫然在列。在叙述林彪的经历时,展览使用“出色的作战指挥才能”形容他早年的军事贡献。
林晓霖:对。这是自“九·一三”(注:林彪驾机叛逃事件)之后,30多年来,林彪的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军事博物馆里,而且是按照1955年元帅授衔时的顺序出现。这是一种官方的认可。
作为林彪的女儿,我感到非常欣慰。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了。
30多年了……(哽咽)很不容易……
这体现我们党越来越实事求是,全面、客观,尊重历史事实、历史人物。这对中国走向民主、法制,我认为是大有希望的。
记者:作为林彪的女儿,您如何评价父亲?
林晓霖:我认为,功是功,过是过。他在几十年中曾立下了赫赫战功,这不能掩盖他后来发生的“九·一三”事件的结局。同样,“九·一三”事件,也不能把他过去为中国革命立下的功劳完全抹杀掉。
“我有一个很坏的后妈——叶群”
记者:您与父亲的关系怎么样?

林晓霖:我和父亲没有矛盾,但是我有一个很坏的后妈——叶群。我认为,我父亲后来有“九·一三”事件这样的悲惨结局,与叶群有很大的关系。
在“文革”中,我是“保守派”的骨干,(主张)保护党中央,保护老同志,当时各级党委干部都靠边站了。而我的想法与那时“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的口号是针锋相对的。因此,有人认为我是“文革”的“绊脚石”。出于政治的需要,就把我抛出来了。
记者:有一本书,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校友滕叙衮花了5年时间写的本校史《哈军工传》,当中提到了您与父亲在“文革”中的恩怨。那些讲述是否确实?
林晓霖:那本书我有,但是我还没有仔细看。
记者:来大埔参加这次纪念活动,您的心情如何?
上月16日,《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新中国成立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展》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展出时,林彪被列为“十大开国元帅”之一的照片赫然在列,展览使用“出色的作战指挥才能”形容林彪早年的军事贡献。对此,林彪大女儿林晓霖上月31日在广东梅州大埔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是一种官方认可,体现了尊重历史的态度。
日前,在北京的林晓霖再次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表示,虽然在“文革”中,她与父亲林彪一度断绝父女关系,但骨肉感情是难以抹去的。
“九·一三事件”后涌现骨肉情
记者:“九·一三事件”前后,你的处境怎样?
林:“九·一三”事件发生不久,我很快就知道了。领导找我谈话,我很震惊。
在头几天,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很多人过去见面,都笑嘻嘻、很热情,怎么一下子都拉下脸不理了。过“十一”,报纸上也没有父亲的名字了。我夜里睡不着,预感大祸要来临。虽然我写了断绝父女关系的信,但这时候,骨肉之情就冒出来了。
“我和林彪的父女情是抹不掉的”
记者:您与父亲林彪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文革”中您写信与父亲断绝关系;“九·一三”后,您也不免受牵连。您内心里有怪过父亲吗?

林:我60多岁了,有时还做梦梦见父亲。从个人感情说,我和林彪的父女感情是怎么也抹不掉的,怎么也消失不了的。这是人的天然亲情。
虽然我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不是很久,因为我的后妈,我就像是一个灰小鸭,被排挤在外,受罪受苦。但是,给我亲情、给我父爱的,也就只有我爸了。我永远忘不了。这人世间,没有任何人给我这种父爱的感受。点击此处看看:邓的小儿子(邓质方)真实身份曝光!震惊国人!
“对林彪的评价,功是功,过是过”
记者:在广东大埔时,您说到父亲的相片30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在军博展览中,感到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时,落泪了……
林:多年来,我内心里确实非常沉重。
“九·一三”事件后,关于我父亲在革命战争时期的战功,被尽可能地抹去了。我曾经到解放军画报社,想花钱把我父亲的照片洗出来。在指挥平津战役的将领合影中,他们把我父亲抹掉了。我找他们说,这不是原来的照片,历史就是历史,我要原来的照片。现在这两张照片,被抹掉的和没被抹掉的,我手头都有。
我说过,对林彪的评价,功是功,过是过。他在几十年中曾立下了辉煌战功,但这不能掩盖他后来发生的“九·一三”事件的结局。
同样,“九·一三”事件不能把他过去为中国革命立下的功劳完全抹杀掉。
这些年,希望我父亲曾经带领过的部队在战争岁月里的功绩能够得到肯定。1994年1月,当时四野战史没有着落,而其他野战军史正在编写甚至听说有的已完稿,我给陈云同志写信提出写四野战史及修建平津战役纪念馆,这个事情后来解决了。
现在,官方对父亲的评价有改善,我觉得,这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表现。这是一个进步,向着历史的真相跨近了一步。“实事求是”这四个字说起来很简单,真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
“我宁愿做个小老百姓的孩子”
记者:人们总是把将帅的女儿称之为“红色公主”。点击此处,看大量国内看不到的机密内幕!您也是一个“红色公主”,有何体会?
林:我有一些老同学说,小林是最倒霉的。“九·一三”以前,有这么一个后妈叶群,尽是受气,没享什么福;“九·一三”以后,又因为是林彪的女儿,也没有好日子过。
总的来说,我感到很苦。这么多年,我一直很低调,有一种非常沉重的心理,平常我不太愿意接触社会。
有时,我觉得,如果不在这样的家庭出身,我真是宁愿做一个小小老百姓的孩子,做一个工人、农民、小市民、职员、中学老师、小学老师、知识分子的孩子更好。
【原文查看】苏联女兵被轮奸后...惊呆所有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