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冰莹宿命是悲剧最好的催化剂——末日时在做什么(+仙剑系列)-LazyAnt

翁冰莹宿命是悲剧最好的催化剂——末日时在做什么(+仙剑系列)-LazyAnt

翁冰莹
宿命难以违逆,但幸福因人而异。
我喜欢悲剧,因为悲剧的震撼力一定高于喜剧,悲剧对情感的净化作用也是古代圣贤所认可的。
不少人偏爱“逆天改命”的王道热血,像是仙剑4中云天河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确实正能量满满。我也对“燃”没啥抵抗力,但在宿命中奋力挣扎、微笑、做出价值,用悲剧效果传递出的正能量往往更让人印象深刻。

最近补了《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我本以为《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已是标题长度的极限,看来是我天真了),说实话,要不是看到各路中外影评人推荐,以及匪夷所思的炸裂人气,我是永远不会有兴趣点开的吧。
这部作品的标题、封面、剧情简介都让人没有点开的欲望,俗套的世界观、可预期的发展、脸谱倾向的人设也注定与神作无缘,但却因其细腻的细节处理、恰到好处的配乐、充分的情感铺垫以及首尾亮眼的呼应,营造出了好到出人意料的观感。
不得不说,开头一曲惊艳的《斯卡布罗集市》翻唱整个把我代入了进去,只是没想到,下一次再听到这音律时……总之最后一集我是不敢回看了。
虽然处处透着经费不足的感觉,但巧妙避开过多打斗场面,着重心理刻画,结果从主观体验上讲,还真“好看”,真的好久没接触这么纯粹的悲剧了,而这纯粹的悲剧效果则来自浓浓的宿命气息。

亚里士多德指出悲剧的目的是要引起观众对剧中人物的怜悯和对无常命运的恐惧。宿命论作为典型的消极命观,很容易就能将剧作引向悲剧,因此宿命与悲剧常常是捆绑关系。仙剑就是最好的例子,历代仙剑无不充满宿命意味,也都逃不出悲剧的结局。
“人生就是一场悲剧”说得一点不错,因为现实和许多悲剧中的设定没有本质区别,(按目前科技水平)人终有一死,某种意义上,那些悲剧中的宿命不过是压缩、夸张化的现实。
然而,比起宿命论(特别是强宿命论),宿命本身其实并不那么令人消沉,冬去春来、四季更迭、生死轮回,皆是宿命,不遂人愿是悲剧、无力扭转是悲剧,但却可以赋予积极的意义,有点唯心地说,人生轨迹的主线、终点我们改变不了,但我们的态度、主观能动性可以发挥充分的作用去改变我们的体验甚至一些支线。乐天安命,方为君子知命初心,儒家的“知天命”也正有类似深意。
回到《末日》
《末日》以“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为主题,讲述了在这个行将终结、完全看不到救赎的世界,如黑暗中飘摇的火苗般的主角们如何在注定悲剧的命运中“无谓”地挣扎、克服脆弱、找到归宿、收获幸福的故事。

故事女主珂朵莉作为黄金妖精族的妖精,生来就是被制造出来作为武器消耗的,其短暂的生命注定是被用于战斗和自爆牺牲的,过度消耗魔力还会“坏掉”(人格崩坏并被前世记忆侵蚀)。
男主威廉是500年前遭到石化而存活下来的唯一的人类,曾是准勇者,现身体已难以战斗。由于各种原因负责管理这些“兵器”,他教会了珂朵莉正确的作战方法和生存观念,给了她“扼住命运咽喉”的信念,帮助她在一次本计划自爆的作战中活了下来。
作为兵器的妖精,原本死了也就死了,顶多有点小遗憾,在大义面前不值一提。然而命运弄人,让珂朵莉遇到威廉这个最后的人族男性,这是最大的恶意,也是最大的眷顾。
珂朵莉憧憬着威廉的爱恋,又因自己注定要面对的残酷命运而踌躇,她拼命延后死亡、努力留下存在的证明,虽然记忆逐渐被侵蚀,心态却越发积极、成熟;威廉回应了她,从父爱到恋爱,拼命寻求改变妖精命运的方法,却终是没有救到任何人。
此剧开头便插入结局片段,配上《always in my heart》的旋律和悲怆的画面,基本是宣判了死刑。然而,在这插满死亡flag的剧情中,却不断营造出越来越浓的温馨、幸福的气氛,尽管看着珂朵莉逐渐由蓝变红的发色,观众们已能清楚看到那颗积蓄已久的定时炸弹的倒数计时,但还是会被珂朵莉燃尽生命的结局震撼。虽然依旧是难逃宿命的悲剧,最后同伴向珂朵莉哭诉“根本没办法接受”,但珂朵莉在人格完全丧失前回答道:我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幸福了,因为我早就被幸福包围了。
片头片尾配上了相同的BGM(《斯卡布罗集市》),一帧帧相似的画面和动作同步出现在了相近甚至相同的音节上,制作可谓神同步,然而一处治愈,一处致郁,一处朝气蓬勃,一处却血染夕阳。



初见,妖精在热闹的街市里雀跃
死别,妖精在绝望的战场上起舞
如果凄美有颜色,
那一定是被鲜红浸透的蓝色
再延伸到我喜爱的仙剑系列,特别是第一、四、五部中的某些角色,让注定薄命的她们在宿命面前绽放出绚烂的生命之花是共通的悲剧手法。
仙剑一,主题便是“宿命”,作为女娲后人,赵灵儿与其母亲都逃不过“为天地苍生,以身殉道”的宿命,哪怕逍遥穿越到过去,也改不了结局。但无论是那个与逍遥哥哥携手江湖的灵儿、还是那个为保护子民慷慨赴难的女娲族人,都一定比那个仙灵岛的仙女更有魅力吧。
重点谈谈仙剑四,主题是“寻仙”,但并非在讲常规的求仙问道之旅。联系开头石沉溪洞里玄冰上的题诗,即:
涛山阻绝秦帝船,汉宫彻夜捧金盘。
玉肌枉然生白骨,不如剑啸易水寒。
突然想到一种对主题的解读,即“寻仙”就是一种改变宿命的追求,而仙四中的每个故事都是在反思这种追求:
琼华派为一己飞升的私欲而除妖夺取灵力,漠视哪怕山脚下水深火热的黎民,最终难逃天谴;
淮南王生前妄图与天同寿,被道士欺骗而丧命,如今化作魂魄重出天日,也只落得宣泄怨恨和诅咒的下场;
琴姬离开丈夫,求仙问道,后因思念丈夫而归来时,丈夫已经离世,一生修行,最后的夙愿竟只是给丈夫上三炷香;
梭罗树仙妹妹无法忍受千年不变的生活渴望成仙,却因私心魂飞魄散,甚至连累同命的姐姐;
……
但主角一行,却始终践行“生尽欢,死无憾”的人生哲学。故事最美的一刻,便是即墨烟花,而即墨美丽的烟花、即墨村民脸上的笑容,才是真正的仙之道。

即墨之后,由喜转悲,对宿命的认知使得剧情越来越沉重。菱纱注定短寿的家族宿命浮出水面导致寻找延年之法的愿望落空,不幸成为寒剑宿主注定会因寒气侵体而早早离世。尽管如此,最后执意闯封神陵也好、忍受着寒气阻止琼华也好、与天河归隐山中共度余生也好,都是那么耀眼又让人心痛。结局里,百年后“爱妻韩菱纱之墓”的画面,真是制作组最大的善意。

仙剑五,唐雨柔出生时便靠着女娲血玉得以续命二十年,她以蚍蜉自比,用“朝生暮死”诠释自己的命运。虽然悲剧的结果并未改变,但其绚烂的一生,刻骨铭心的亲情、爱情、友情,都足以坦言不虚此生,也正是因此让人不忍看到结局的死别。
(题外话:仙剑五虽然口碑不好,甚至惨遭电视剧魔改,但细品其内涵、感受其中的东方含蓄之美,还是能从每段故事中挖出不少深意的。)